脚踏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脚踏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寻找洼地解惑下行周期中的财富流向

发布时间:2020-03-26 18:23:13 阅读: 来源:脚踏阀厂家

本文导读:

康子冉   [ 未来还有什么样的领域会出现类似近十年的货币化进程,能赋予我们重大的、长期的投资机会?我们应该怎么展望房地产市场的走势?  巴曙松认为,被严重低估的海外中资概念股、香港证券市场的地产股以及具有较好收益-风险匹配的信托产品,是目前可以着手的投资产品。 向松祚认为,从长远来看,房地产在每个国家都是最主要的投资领域之一。此外新兴产业、资本市场以及互联网、新能源等领域,都具有重大的投资价值 ]

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持续放缓,房地产市场辉煌难以再现,然而高端物业仍具有极高的投资价值。”

是这样吗?

10月28日,以“创造可持续的未来——传统商业财富与现代金融资本的对话”为主题的大型经济论坛在山西太原星河湾隆重开幕。

本次论坛由《第一财经日报》和国内著名的房地产开发企业星河湾联合主办,旨在探讨未来中国经济发展趋势与多元化的投资手段。

参与本次论坛讨论的嘉宾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深圳分院院长李其、星河湾集团营销策划总监徐琪昌、《第一财经日报》编委徐以升等。

李其:房地产仍属朝阳

李其指出,经济增长的关键在于总供给与总需求,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最终是总需求决定的。

“总供给是由投入的要素和要素的组成方式决定的,主要部分就是一个基本的经济制度;总供给决定的是一个经济体充分就业的产出水平的位置。”他说。

李其还着重强调了中国人口老龄化问题,他认为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发展,中国抚养比将呈上升态势,但是中国资本要素总量将逐渐接近欧美水平。资本总量将填补劳动要素下降留下的真空。

“过去30年,中国经历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增长,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中国经济增长持续放缓,越来越多的声音担心高增长时期的结束。”谈到经济增长趋势时,李其表示。

他认为就未来中国经济走向而言,中国至少可以再持续30~40年平均两位数的高速增长。

“原因在于类比具有参考意义的发达国家美国,中国的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目前中国大概需要至少5万公里地铁、2000座飞机场,中国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都将产生大量投资需求。”李其说,“因此由投资产生的动力能够支撑未来中国三四十年的经济增长,与此同时中国人均收入也会继续保持平均两位数的增长。”

对于未来土地价格和房价的走势,李其表示,相对于不断增长的人均收入的,是稀缺的土地资源,由于土地资源的不可再生性,经济增长的后果就是土地价格不断走高。

“因此,房地产行业所谓的‘暴利时代’,从企业的角度说已经结束,但房地产行业在中国仍然是一个朝阳行业。”他说。

巴曙松:短期不会出台刺激政策

“此次经济回落探底时间跨度长,复苏回升不断延后,预计三季度见底,四季度将有温和回升。今明两年,经济将处于U形曲线的左右两侧。”巴曙松对未来经济走势做出如此预测。

他认为,尽管如此,中国经济前景很好、空间大,并且今年消费对GDP的贡献首次超过投资,经济增长结构趋于平衡。

政策层面一直对中国经济有着巨大影响,相比2008年的金融危机,此次经济下行却未出台类似4万亿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巴曙松对此有着自己的理解,他分析主要原因有以下四方面:此次回落相对温和,很多指标没有急剧恶化,外部形势相对缓和;宏观调控未明显放松,房地产销售就迅速回暖,这表明在政府的调控范围之外,有非常庞大的居民可支配购买力,它是在市场的推动力下自主做决策的;部分行业产能过剩明显;地方政府的杠杆率处于高位,项目启动困难。

“在提出比较明确的对明年投资加码的政策信号之前,可能还是一个比较温和的应对。”他说。

向松祚:

潜在增长率放缓呈长期趋势

对于中国经济走势,向松祚认为长期趋势是稳定持续增长。他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放缓是一个中长期趋势,未来中国经济发展应围绕“整合、改革、创新、创造”八个字布局。

“今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比过去的八九年和过去的33年相比都要低很多,我想经济放缓是一个中长期趋势,可能一时半会儿我们无法回到,甚至可能永远都回不到两位数的增长了。”向松祚说。

在谈到目前的经济形势时,向松祚从存在的主要问题以及问题的解决办法给出了一系列独到的观点。向松祚认为,当前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是:

首先是“四个估计不足”:一是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严重性和长期性估计不足;二是对中国经济内生增长动力减弱的认识相对不足;三是对欧债危机、美债问题和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和二次衰退的严峻性和长期性估计不足;四是对中国经济问题的深刻性认识还不够。

其次,现在中国经济有四大风险在上升,一是债务危机和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二是粮食危机和能源危机的风险;三是保护主义、保守主义严峻;四是地缘政治的风险。

再次,是四个下降:一是要素生产力下降,企业利润下降;二是货币信贷资金运用效率和资金流通速度显著下降;三是政策的效果在下降;四是信心下降,现在我们的信心不足。

最后,资源红利、环境红利不可持续,增长依靠投资、投资依靠信贷、信贷依靠货币这样的一种经济发展形式不可持续,出口导向的模式不可持续。

向松祚认为,面对目前的经济形势,应该坚持稳增长、调结构、保民生的方针。具体来说,必须针对发展战略做出调整。

“中国高储蓄高投资的模式基本已经走到尽头;大规模贸易顺差难以持续,因此发展战略的调整有着现实的迫切性。”他说。

他指出战略调整有以下两个纬度:首先是区域战略发展的调整,一是从东部、中部到西部的区域发展,二是从人口红利、资源红利、资源优势等转到技术品牌的比较优势;其次是发展战略模式的调整,主要包括科技创新、商业模式和管理模式以及金融的创新。这就要求我们摒弃“山寨”思维,以理念创新、思想创新、观念创新作为经济增长最根本的基点。

向松祚还提出了未来市场的投资机遇,包括金融、新能源、节能、生物科技、互联网、水资源、农业、高中端职业培训、品牌策划、跨国投资、股市和房地产。

长期的投资机会在哪里

“过去十年,所有参与了金融化、货币化进程的人全都富有了,而没有参与的,可能绝对财富没有减少,但相对财富下降了。”《第一财经日报》编委徐以升这样概括上一轮的造富现象。

在他看来,这个货币化进程主要存在于房地产开发、资源开发以及企业上市三个方向。在此认识的基础上,徐以升提出了以下问题:未来还有什么样的领域会出现类似近十年的货币化进程,能赋予我们重大的、长期的投资机会?我们应该怎么展望房地产市场的走势?

针对以上问题,巴曙松、向松祚与李其分别给出了各自的答案。

巴曙松认为,被严重低估的海外中资概念股、香港证券市场的地产股以及具有较好收益-风险匹配的信托产品,是目前可以着手的投资产品。

向松祚认为,由于当前货币化、金融化的程度依然很低,几乎所有的领域都存在机会。房地产本身是一个重大投资,从长远来看,房地产在每个国家都是最主要的投资领域之一。此外新兴产业、资本市场以及互联网、新能源等领域,都具有重大的投资价值。

而对于房地产市场走势问题,李其认为中国需用公共政策解决一部分人的住房问题。但从整个经济大势来看,土地供应的现状不会变,地产仍然存在升值空间。

“新中国前几十年的时间住房全部是由公共政策解决的,最近10年时间主要由市场解决,随着保障房的发展,现在房地产的供给要转向为一部分由公共政策解决、一部分由市场解决。所以从大势讲,房地产市场已经不可能出现类似2009年那样的大幅度上涨,但高端的住房,好地段、好品质的房地产项目还是可以看好。”李其说。

早泄患者需要注重哪些精神上的调理了解这些很重要

重庆生殖器疱疹费用多少

病毒性肾炎的表现具体有哪些呢上海明珠医院肾病

郑州治疗前列腺炎的费用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