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脚踏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只愿此去经年彼岸花开

发布时间:2020-07-13 13:07:53 阅读: 来源:脚踏阀厂家

核心提示:躁动的气氛里夹杂着些凝重。 这几日天气异常闷热,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了,憋了这些日子,渴望“咔嚓”一声响雷把天空撕开一道口子,还大地一份清爽也给我一丝洒脱。清爽没有吹向我洒脱也只在我的周围徘徊,头顶吱吱呀呀的电扇使劲的吹着,它努力转动着脖子...   躁动的气氛里夹杂着些凝重。

这几日天气异常闷热,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好像凝住了,憋了这些日子,渴望“咔嚓”一声响雷把天空撕开一道口子,还大地一份清爽也给我一丝洒脱。

清爽没有吹向我洒脱也只在我的周围徘徊,头顶吱吱呀呀的电扇使劲的吹着,它努力转动着脖子,尽力把我们每一个都照顾到,只是上面的灰尘让它变了颜色。老三的被子还是团成一团在墙角堆着,老大的电脑还在重温着上世纪的经典之作,老二过来叫我们“中午去哪个食堂吃饭啊”。(读者吧)

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提即将要面临的事情,努力让以往的气氛再围绕我们久一些再久一些。可这几日朋友圈和空间里同学们陆续发的毕业照和宿舍楼门口那张“毕业生最晚本月28离校”的通知,还是告诉我们:纵使再不舍,说再见的那天,终究是来了。

这些日子我们没日没夜的做毕业设计,接着就是拍毕业照、吃饭喝酒K歌,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忙着毕业该忙的忙事情,却倔强的不想毕业意味着什么,看到别人感伤还能说上一句:都是矫情的小女生,一个个都多愁善感的,我堂堂七尺男儿,有泪哪能轻弹。

晚饭,我们就着快餐喝啤酒,两瓶下肚,从不喝酒的老四脸涨的通红,从未喝多过的他借着酒劲开始胡言乱语:“毕业了,咱们再也不是学生了,不是想见就见了,我们这辈子都没有学生这个身份了,一个个都天南海北的,想你们了上哪找你们去!”。几句话让这几日憋在心里的不舍一下就决堤了,老四先开始哭的,一边哭一边骂骂咧咧的:你们这帮混蛋,都不提毕业的事,整天就这样没心没肺的玩着,你们以为不提就不来了吗,过了今天,这所学校就不会有我们的身影了,你手里的那把钥匙就再也打不开427的大门了,混蛋”,老三也绷不住了,哭述着这些年的过往和现在的不舍。又要了两瓶白酒,没有杯子就用盛米饭的碗,碗沿上还粘着米饭粒,一人一碗酒,颇有结拜的豪气但五个哭成的泪人怎么也与这大碗喝酒的粗犷不相匹配。

管不了那么多了,面对朝夕相处的兄弟“去他妈的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处只有“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觞”,什么“女人哭了是放下了,男人哭了是真爱了”,我只想说在兄弟面前哭了是真不舍了,这顿饭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一点,没有点别的菜,就是用大碗喝酒,哭诉离别,哭声像一声响雷劈开了这些天闷热烦躁的混沌不堪。喝多了,都吐了,老四都快把胆汁吐出来了,我们互相搀扶着回宿舍,躺在床上,直到这一刻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我毕业了,这是我躺在这张床上的最后一晚了。

这一晚,我不敢合眼也不舍得合眼,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风扇依旧吱吱呀呀不知疲倦的转着,窗外渐渐宁静,我平躺在床上,听着上铺老三均匀的呼吸声,对面老四由于喝多了不时发出呻吟的声音,老大翻了个身可能跟我一样没有睡着,老二出去给女朋友打电话了。突然想到起老狼的那首《睡在上铺的兄弟》,“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如今再没人问起,分给我烟抽的兄弟,分给我快乐的往昔”,讨厌回忆讨厌感伤今天却沉浸其中不能自拔,有人说过,“如果一个人开始回忆过去,那说明他老了”,想到这句话,略过一丝恐慌。

象牙塔的这段青春已经过去了,它在我的记忆里是苦涩又甘甜的,是精致又粗糙的,是清晰又朦胧的,如果毕业是一首诗,那它将是一首永远也写不完的诗,如果它是一桌菜,那它必将是一桌丰盛的满汉全席,只因它是一段关于青春的回忆,会在不同时间为我们呈现出不同美好画卷,陪我见证这段青春的兄弟们都要各奔东西了,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会褪去稚嫩、磨平棱角、背上行囊到这滚滚的社会激流中释放奋斗的青春,只是在奋斗的路上要不时回头看看我们青涩的过往。

第二天,一道阳光射进屋内,天气依旧炎热但一改前几日的闷热而是变的热烈、明亮。眼睛肿了一圈,我拎起行李面对兄弟心想:只愿“此去经年,彼岸花开”,多年以后,我们必将西装革履还要大碗喝酒,互诉衷肠!

广西工作服定制

临汾设计西装

梧州职业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