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脚踏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白重恩中国投资结构有问题政府刺激都拿去盖房子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7:41 阅读: 来源:脚踏阀厂家

白重恩:中国投资结构有问题 政府刺激都拿去盖房子

2014年11月18-19日,凤凰网峰会在京举行。本届峰会就中国的经济改革、法治建设、国际竞争及全球治理议题进行讨论,以认识新经济的本质,推动新秩序的建立。  19日上午,在“新常态下寻求真实增长”的圆桌论坛中,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表示,我们现在的投资很大程度上结构上是有问题的,这个结构很大程度上跟速度有关,因为我们之所以投资速度这么快,是因为政府在后面刺激,政府刺激的时候,政府很难刺激企业投机器与设备,政府的刺激都拿去盖房子,修公路,修铁路了。

白重恩表示,“我谈一下经济中的另一个重要的要素是资本。我们的投资率非常高,大概在48%左右,我们的储蓄率更加高,可能这是一个老生常谈,但是我还是希望讲一些我们最近研究的一些心得。”  “如果做一个横向的比较,把中国的投资率和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投资率拿来比,我曾经做了一个简单计算,把全世界除了中国以外最大的20个经济体的平均投资率拿来跟中国比,他们大概是中国的一半。所以,如果从横向比的话,中国的投资率是很高的,但是横向比高并不代表中国投资率就太高,有很多学者说中国的人均资本占有量和发达国家的人均资本占有量相比还是差一大截的,确实是这样。所以,有些学者就提出来因为中国的人均资本占有量和发达国家的水平还差一大截,所以,我们就要快速投资来赶上发达国家的人均资本占有量。我认为这个说法是有缺陷的,因为发达国家之所以有这么多资本,每个人使用这么多资本,是因为他使用资本的能力比较强。如果我们用经济中的一个概念全要素生产率来代表这个经济体它使用资源的能力,把劳动力和资本结合起来产生出产品的这样一个能力,当你使用资源的能力强的时候,你就应该多投资这样的资源,当你能力比较弱的时候,你就不应该投那么多资源。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和美国相比大概是什么样的一个水平呢?我们的全要素生产率大概不到美国的1/5。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目标是在人均资本的占有量上赶上美国,那是不对的,如果我们全要素生产率没有增长,我们投资率也不应该增长,我们的投资也不应该增长那么多。所以,简单的根据说我们的人均资本占有还比较低所以我们就要加快投资,这个说法我觉得它有问题。”  “到底我们的投资情况是什么样,我们从两个角度来看。一个是我们从投资中得到多少回报,我跟我的同事从2006年开始就一直做这样的研究,我们每年测算资本所给我们带来的回报。如果用宏观的核算数据来算,我们就发现现在这个阶段,我们平均的资本回报率,剔除了价格因素和折旧,我们的回报率大概在5%左右。这个回报率到底是高还是低,还要看我们资本的成本是多少。现在我们银行贷款的平均利率大概在7%左右。当然,银行贷款利率是名义的,我刚才算的资本回报率是质的,是剔除了价格因素的。名义的和实质的差别可能并不是那么大,从企业角度,生产者价格指数是在下降的。所以,甚至有可能实质的利率要比名义的利率还要高,因为生产者价格指数在下降。如果这样的话,我们问题就大了,就是我们的投资平均回报只有5%,但是银行贷款利率是7%,你从投资中得到的回报低于你为你获得资金所付出的成本,这是平均来说。所以,这是一个角度来看这样的问题,我们的投资回报率不断的在下降,现在已经低到一个比较令人担忧的水平了。”  “另外,我们知道经济的长期增长不仅仅靠要素的积累,很重要的因素在于效率的改善。长期增长的唯一的源泉就是效率的改善。我们的投资对效率又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呢?如果我们看2008年到现在的情况,从2008年以后,我们的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率要比2008年之前的平均低很多。2008年之后,我们投资每单位GDP所用的资本也比2008年之前要增长的快了很多。所以,这两个之间是不是有关系,我们就做了这样一个研究,我们用各省的数据计算各个省从1978年到现在每一年的全要素生产率,我们对数据做分析,我们就发现投资率和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之间它有一个负向的关系,也就是投资率越高的时候,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越慢,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我们这个投资率可能是太高了,因为你投资这么多,它带来了效率的改善的速度的下降,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个有很多原因,为什么投资率高了效率改善的速度就慢,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来自于当投资高速增长的时候,这个投资的结构是有问题的。我们如果把投资简单分成两类,一类是机器设备的投资,一类是建筑与结构的投资,除了机器设备以外其他的房地产、机场、铁路、公路等等,建筑与结构,我们在2007年的时候,建筑与结构的总的投资的比重大概占总投资的58%,到了2012年,这个比重就增加到70%。所以,从2007年到2012年之间,2013年的数还没有,我们的投资结构优了一个巨大的变化,我们投资在机器与设备中的投资的比重在下降,而投资在房子、公路,各种各样的建筑中的比重在上升。”  “我们想象一下技术在什么地方?技术是在设备里,在机器里,技术不在厂房里,不在公路上。当然我们交通改善了可以使得我们贸易成本降低,这对于资源的配置有帮助,但是我们的数据告诉我们,当机器设备增加的时候,效率改善就上升。我们现在的投资很大程度上结构上是有问题的,这个结构很大程度上跟速度有关,因为我们之所以投资速度这么快,是因为政府在后面刺激,政府刺激的时候,政府很难刺激企业投机器与设备,政府的刺激都拿去盖房子,修公路,修铁路了。所以,我们刺激的结果带来了投资总量的上升,也带来了投资结构的变化,这样总的结果使得效率改善的速度在下降。这是我基于两个原因,一个是投资回报率在下降,一个投资对效率改善有负面影响,我认为我们投资太多了。”  “我们做了一个简单测算,如果从现在开始每年把投资率下降0.5个百分点未来的经济会怎么样,我们发现如果你下降的幅度是恰当的,可以保持经济增长的速度不变,尽管投资率下降可以保持经济增长的速度不变,但是经济增长的质量会大幅的改善,尤其是居民的消费会上升。所以,可以在既不牺牲增长的前提之下,只要改善了我们的投资的结构,投资的速度,我们可以获得更多的消费。蔡老师讲到劳动力市场,人力资本的变化,我这儿就想讲一下我们怎么把资本的使用变的效率更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