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脚踏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约定里为何只是一个梦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6:52 阅读: 来源:脚踏阀厂家

核心提示:精品店里,挂着两个做工精巧,独一无二的许愿瓶。      凌雨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许愿瓶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她决然地把许愿瓶买了下来,欣喜地拿在手中,满心欢喜地离开了精品店。      回到家中,她用... 精品店里,挂着两个做工精巧,独一无二的许愿瓶。

凌雨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许愿瓶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她决然地把许愿瓶买了下来,欣喜地拿在手中,满心欢喜地离开了精品店。

回到家中,她用紫色闪笔写上了一个绿色的梦想。

从此,凌雨挑着夜深人静的时刻开始发呆,开始浮想联翩,幻想着梦想成真。

凌雨没有告诉任何人,她有个绿色的梦,她也不跟任何人提起许愿瓶的事。似乎,她相信她写下的梦想会如期实现。

放学了,她推着生日那天妈妈送的折叠式紫色的脚踏车。五颜六色里,她最爱紫色,没有为什么,就是这样深深地爱着。

“侥幸,我能送你个礼物吗?”榕树底下,凌雨看见了她一直钟情的男子。侥幸,是个阳光活力,五官陵角分明,学习成绩优秀的男孩。

“凌雨?真巧,我刚好有事找你。”侥幸心事重重,一抹忧伤挂在眉头上,忘了埋藏起来。似乎是一件有口难言之事。

“那你先说……”

“你先把礼物送给我吧。”

凌雨沉默了片刻,才点了点头从背包里拿出许愿瓶。同时,她似乎也预感到会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她没有胡乱猜测下去的心思,她只是把许愿瓶找出来了:“里面有张纸条,是一个愿望,但我希望待到春暖花开之时,你才把它揭开。因为只有在温暖的季节里,我才有勇气去选择。”

“恩,我会待到春暖花开才看你的愿望。”

侥幸也像凌雨喜欢他一样喜欢着凌雨。他们彼此深爱着,喜欢着。双方却努力控制着不能早恋,要等到思想成熟了才开始这段朦胧的爱情。

“凌雨,我要转学了,要离开这个学校了。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在春暖花开的时刻,回来探望你。你一定要等我……”

凌雨一直回忆起那天和侥幸在榕树底下的独白,那是一个约定吗,还是只是随意的谈话?

冬去春来,春暖花开的季节即将来临,侥幸是否真的会打开许愿瓶来到她的身边?凌雨把另一个许愿瓶一直带在身边,对许愿瓶寸步不离。

一个季节在漫长的等待中结束了,依然没有得到侥幸的消息,他像人间蒸发一样,失去了音讯。

凌雨,一直等。手中紧握许愿瓶,她坚信:只有瓶子完整无缺,也就代表她的爱一直在身边。

三月里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

凌雨淋着细雨穿过街道,突然她眼睛一亮,看见了一个久别而熟悉的身影,是侥幸,真的是侥幸。凌雨受宠若惊地站在原地看着撑着伞的侥幸。这时,侥幸对她温柔地微笑着:“凌雨,下雨了你怎么不带伞呢,感冒了我会心痛的。”

“侥幸,你终于回来了。答应我,再也不要和我分开了,好吗?”凌雨激动地在雨中拥抱着侥幸。侥幸突然的出现,凌雨一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嗯,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保护你,不会让你再为我难过。”侥幸口角保持着一道笑容。

凌雨以为侥幸是因为守诺在春暖花花之时,打开了许愿瓶看了她的愿望条,才会如期按时回来。

“我带你去我家好吗?我想让我妈妈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

“这……好吧。”侥幸想一口拒绝凌雨,但又怕伤了她的心。侥幸话在半路停了一下,才难为情地答应了凌雨。

回到凌雨家中。

凌雨笑逐颜开地告诉妈妈:她带了那个常常和妈妈提起的英俊并优秀的侥幸回来了。妈妈傻了眼地看着眼前的女儿,把手放在凌雨的额头:“你没有发高烧啊?明明一个人回来,为什么还说你带了侥幸回来?”

凌雨听了妈妈的话,愣了。她吃惊地重复看了看侥幸,侥幸站在她的身边,给了凌雨一个微笑,但是没有说话。

“妈,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嘛,这不就是侥幸吗?”凌雨双手拉着侥幸,但是凌雨的妈妈看见凌雨拉着的是空气,旁边根本就没有任何人。

凌雨无法接受地转头看着侥幸问:“为什么我妈妈看不见你,为什么她说你不在这里?”凌雨发疯地摇摆着侥幸的身子。

“凌雨,对不起。我想我不应该在这里,更不应该回到你的身边。”侥幸依然温柔地松开凌雨双手,离开了。

“侥幸,你不要走……”凌雨追了出去,妈妈也跟着出来,可是侥幸已经在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论凌雨的叫喊声有多叫人心痛,叫人不忍心。侥幸依然躲在转弯角里,没有出来。他的心痛得无法呼吸,他比任何人都难过,却无能为力。因为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与凌雨有关的世界,去了一个极乐世界,可是唯一让他放不下的就是凌雨,和他们之间的爱情。

这时,凌雨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是侥幸的妈妈。

“我想你是侥幸最深爱的女孩,所以我给你打了这个电话。瓶子里的纸条,侥幸一直没有看,我看得出他很遗憾。他把那个瓶子当宝贝一样。他和我说过,滑雪回来就打开来看……”侥幸的妈妈说着说着,眼角湿润起来了,这些都是伤心的回忆,她根本就不想再提,但她又觉得凌雨有必要知道这件事。

原来三个月前,侥幸和几个好朋友去滑雪,却不幸遭遇雪崩,当被救送到医院的时候,侥幸已经奄奄一息。许愿瓶,侥幸并没有打开来看,他本来打算滑雪回来再看的,却怎么也不知道,错过了就永远也没有机会了。

在医院里,侥幸奄奄一息地手里握着凌雨送给他的那个许愿瓶,他很想看瓶子里的愿望,却失去了看的能力。他的嘴里一直毫无力气地叫着“凌雨”的名字。

侥幸的妈妈看着儿子在最后一口气时,依然叫着一个女孩子的名字。于是在侥幸的手机里找到了这个名字的电话号码。

可是,这几天来为什么凌雨会看见侥幸回到自己的身边,还和他手牵着手地走在大街上,幸福地说笑着。为什么妈妈说她没有带过侥幸回家?为什么侥幸的妈妈给她打电话说侥幸在三个月前遭到雪崩而死了?为什么她又看见了侥幸来实现他们约定的承诺?这是幻觉吗,还是思念成病?天意真会弄人啊!

凌雨发疯一般跑到前几天在细雨中与侥幸相遇的大街,她多希望能有一个人出来证明,证明她在这里真的和侥幸相遇过,还许她一生不离去的承诺。凌雨很无助地蹲在街道边,竭斯底里地呐喊着。她的天空一下子变得黑暗起来,她突然明白了人间悲欢离合的伤痛是叫人如此的心如刀割,痛不欲生。

凌雨拖着失魂落魄的身子往家里走,嘴里喃喃自言着:“侥幸,许愿瓶里的愿望是:很想和你在一起……”

黄山工服设计

资兴工服订制

承德订制工作服

南昌西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