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脚踏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定价权缺失致高买低卖推原油期货角逐定价权-【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20:08:27 阅读: 来源:脚踏阀厂家

定价权缺失致"高买低卖" 推原油期货角逐定价权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说过,“如果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国家;如果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全人类;如果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了全世界。”而控制货币很大程度体现在控制全球定价权上。

2004年3月,得知中国大豆采购代表团即将前往美国采购大豆之后,国际炒家借机哄抬,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大豆期货价格从先前约220美元/吨暴涨到391美元/吨。在中国大豆压榨企业签下高价进口合同之后,国际市场大豆价格随即暴跌,最高下跌了125美元/吨。最终参加采购团的中国企业损失惨重。业内人士估计,仅2004年的大豆风波,全行业整体亏损就高达40亿元。

作为世界第一大大宗商品进口国和多种大宗商品出口国,中国却对产品价格没有多少话语权:很多时候中国买什么,什么就涨;卖什么,什么就跌。对此,专家表示,大宗商品的金融属性越来越强,过去通过控制资源来控制定价权变为通过控制定价权来控制资源,因此,要从根本上提高话语权,将过去只提高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中国因素”,转化为参与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制定的“中国力量”。

■期货业创新发展系列报道之定价权篇

定价权缺失致“高买低卖”

近三十年来的持续发展,中国经济总量高居全球第二,同时也是原油的第二大消费国、钢材的最大生产国和消费国。作为大宗商品的大买家屡屡被“高买低卖”,关键问题就在于游戏规则和定价权不在我们手中。

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认为,大宗商品定价和其他消费品有差异,一般消费品是买方市场,买方拥有一定主导权;大宗商品有资源稀缺性以及卖方垄断的特性,卖方往往有话语权。近十年来,大宗商品呈现金融化趋势,过去国际基金、国际财团通过控制资源来控制大宗商品价格,但现在是通过控制市场价格来控制资源,这种变化使得大宗商品呈现金融化趋势。

胡俞越表示,中国对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影响,主要是通过需求渠道,而不是通过供给和金融渠道发挥作用,因此,中国影响仅体现在提高大宗商品的价格上。

由于在国际大宗商品定价中却没有话语权,中国大量进口的石油、铁矿石价格暴涨,海外原材料供应商们赚得盆满钵满。据统计,2011年铁矿石巨头之一的巴西淡水河谷净利超过228亿美元,是同年中国A股上市钢企合计利润(约220亿元)的7倍。

“引进来”、“走出去”并举

期货市场实行集中竞价交易及保证金制度,因此参与面广,辐射范围大,可以集中大量的供求信息,同时市场流动性强,汇集市场参与者的价格要求及预期,形成科学、真实的价格。国际大宗商品贸易,均以国际商品期货市场价格为定价依据。

广发期货总经理肖成表示,争夺定价话语权首先是要大力发展中国的商品期货市场。胡俞越也认为,全球大宗商品定价主流趋势就是期货及其相关衍生品价格,因此需要通过期货市场来体现我们的话语权,体现“中国力量”。

浙江永安期货总经理施建军认为,中国要成为世界定价权中的“一极”,首先要有国际化的交易,才有国际化的价格。我国期货市场缺乏境外投资者,这就使得国内的期货定价难以成为世界性价格。“人民币资本项目没有放开,境外投资者没有办法直接参与,造成国内期货品种只有国内投资者参与,这就很难说你的品种有国际定价权。”肖成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只有全球投资者都来参与期货品种,才可以说该品种价格是世界性价格,才可以谈国际定价权问题。”

胡俞越表示,“引进来”的同时也要注重“走出去”,即一方面要本土开放,引进境外投资者,提高国内市场的国际参与度,形成国际化市场;另一方面,也要参与到国际游戏规则的制定中去,即积极参与到期货以及金融衍生品的规则制定中去。

“以有色金属为例,我们在伦敦LME市场上占比不小,参与力量不小,但是我们的输面大,赢面小。”胡俞越说,“在上海市场上,我们也有有色金属期货品种,但局面是反过来的,我们赢面大、输面小。谁来制定游戏规则肯定对谁有利。正在推进的原油期货有新的突破,交易地点放在上海,规则是由我们来制定的。”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证监会期货一部主任宋安平表示,全球商品市场定价中心集中在美国和英国,一个是现在的超级大国和曾经的超级大国,背后的综合实力是定价中心形成的基础,同时还应是一个高度开放和全球深度融合的经济体。伴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的逐步增强,我国大宗商品的定价影响力日益提升,与此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定价权的取得和定价中心的建设是一个长期的逐步的过程。

优势产品先行

对于哪些产品的定价上先行成为“中国价格”, 施建军表示,中国可以将一些交易量大的产品建设成为国际定价中心,因为这些品种我们完全有优势。

“通过3—5年的努力可初见成效,5—10年基本成熟,10—20年便可以确立这个中心了。这几年我们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只是有些品种会走得快一点,有些会走得慢一点。”他举例说,中国钢材产量全世界最大,如此大的市场容量完全可以成为国际性的钢材定价中心,“我们不是铁矿石的定价中心,但钢材的定价中心完全可以拿过来。因为我们在铁矿石期货上缺乏优势,但在螺纹钢期货上是有优势的,关键是看如何利用好这个工具。利用好期货期权这个工具,允许国际投资者参与进来,我们便会成为世界上流动性最大最好的交易场所,这样,我们的价格便变成了世界性的钢材价格。”

“这几年我们已经探索出了几条宝贵的经验。”施建军说,第一,法律先行,期货市场法律体系的建设必须要到位,目前国内没有期货法;第二,完善风险管理工具,期货只是风险管理工具的一种,还需要完善远期、互换、期权等工具;第三,现在中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型时期,产业转移成为必然趋势,要发展并留住中国定价中心的位置,必须提前培育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所需要的人才,从企业经营的角度讲,要把期货和企业经营结合起来,和国家战略结合起来。期货要做好储备所需人才准备,现在就应开始加大培育金融人才的力度。

期待原油期货“王者归来”

对于原油期货推出将给原油定价话语权以及国内期货市场带来什么影响,肖成认为,原油期货的推出,不仅有利于加强我国在世界原油定价的话语权,对上海打造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引导国内期货创新都具有深远意义。

肖成表示,与其他期货品种相比,原油期货最大的突破,是将引进境外投资者参与国内的期货品种。“原油期货在制度设计上的最大突破,是国际平台、保税交割。”肖成说,“这些制度设计的目的就是引进境外投资者进入,增强我国原油期货的国际参与度,为我国增强原油话语权奠定坚实基础。”

“从全球时区分布来看,欧洲有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北美有西德克萨斯原油期货,只有亚洲独缺石油定价中心。”肖成表示,“上海正致力于打造全球金融中心,推出原油期货是一个极佳的历史机遇,上海很可能与纽约西德克萨斯原油期货、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一样成为国际原油贸易的定价基准之一。因此,原油期货的推出,有利于在我国形成第三个世界性的原油定价中心。”

肖成还表示,原油期货的推出还有引导我国期货市场创新的作用。如果原油期货推出成功,成为国际投资者广泛参与的品种并增强我国在国际市场的原油定价权,就可以引导铜、豆粕等品种采取类似模式,成为国际化的交易品种,进而增强相应商品的国际定价权。

商洛设计西装

绥化定制工服

按摩技师